杂想

  昨天晚上开始整理搬校区是需要处理掉的书,继而是堆啊摊啊的,弄得2个桌子,发现自己的书还真的是多,装得是满满6袋,貌似2袋杂志的样子,不过很不舍得扔掉,也就等爸爸都带回来然后开始善后,该处理掉的总要处理掉,留下的再说了
  CET4弄的一点感觉也没有,算是完了,老天发慈悲的话让我过好了,不过的话也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中间还出了点岔子,手机莫名响起,关机的状态下也就闹钟会响,不过说实话我是没有关机的,一头冷汗,听力。。。
  很多时候总觉得自己一直都在逃避,逃避自己能够承担的责任。常常抱怨学院、班级的这个不好那个不行,然而旦有机会去改变时,总又是推脱其词。这是懦弱吗。。。不得而知,想想以前的自己似乎不是这样的,难道这就是成长。。。
  进入大学之前脑中的大学生活应该是无忧无虑,推开一切羁绊的。但使一进入就开始发现自己的生活和想象近乎是两码事,学业上的压力压得我喘喘窒息的样儿。连连的挂课重修,然后是重修挂课的,进而开始发现自己的学习方法根本上和大学的脱节。只要能收能伸就行,不过明摆着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开始强迫自己封闭在学校这个围城中。。。难道这就是我的大学生活。。。
  发现自己的人际关系真的处理得不怎么样,虽说大致可以把学院的人混个脸熟,不过能说上话的也就自己班里那几个人。然后开始感叹着制图彭龙老师可尽数报出学院所有人而且打成一片的架势,自叹不如的说。不过感觉还是维持现在的样子较好的,很多人真的不怎么想认识的。
  拌手细数将要离开新校区的时间,差不多也就50+的样子了,回首这差不多的2年的时间,有股漠然的感觉。应该不再是感叹时光飞逝,惋惜的时候了,从中得到些什么呢,总结会是有的。
  新的一个学年又要开始了,目标依旧是迷茫,或者说是遥远。不过我依旧会继续以远方为目标,总有一天,理想会触手可得。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